夫君

Menu

今年过年,有钱回家吗?

今年听到朋友之间最多的调侃就是,过年有钱回家吗?以前觉得这是句玩笑话,现在只能呵呵哒。

我们建筑行业,每到年底,几乎人人都知道一年一度的讨薪活动即将拉开序幕,年年如此,国家为此还出台了《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国务院还在全国组织开展根治欠薪冬季专项行动。我不知道是否有效,不过在我印象里,反响不大。

今年是房企艰难的一年,以地产的三条红线为导火线,以恒大负债2万亿为转折,彻底的拉开了地产寒冬的序幕。现在新闻到处都是各地产裁员、降薪、优化,屡见不鲜;想想以往都是农民工讨薪,今年干部大军也加入了组织开始折腾起来。各种劳动仲裁赔偿,数不胜数。

今年的三次土拍,也完全概括了今年地产众生相,前期有多豪情壮志,后期就有多狼狈萧条。商票逾期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就连咨询公司的工程款地产都要求抵房了。怪不得今年听过最温暖的问候就是:“过年有钱回家吗?”

我以往也经历过几次堵门,今年印象尤为深刻,三四十号工人一窝蜂的跑进办公室只进不出,上厕所都要看对方心情,真是煎熬,我也挺理解农民工的,工作大半年,一分钱都没有,前期承诺也当放屁,是我我也窝心,让我更窝心的是领导翻墙跑了,留下办公室众人不管死活,期间警察来了,管委会来了也没用,他们只想要钱,拿钱走人。

看着办公室的众人,我感到还是挺心酸的,我真的理解他们,他们只想拿到应有的报酬而已,为啥就这么困难呢,这种场景其实挺贴合刚需用户买到烂尾楼的心情一样,政府也帮不了什么大忙,警察也顶多调解。毫无作用,而往往那些人为了提成不择手段的引诱刚需用户买房都是这种操作,说有政府兜底,还有监管资金,讲真的,如果真的兜底,就不会有这么多烂尾楼了,也就欺骗欺骗韭菜了。

农民工也是不懂,他们只会堵门,对他们来说堵门是最有效的方法,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先打印一份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然后市长热线,省长信箱,总理邮箱投诉一份,接着叫上一棒子人挨个上访街道办、管委会、区政府、市政府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席地而睡,反而比堵项目部有用多了,毕竟项目上的也都是打工人,领导是不可能来的。

距离过年已不足一周,讨薪活动还在持续,我帮不了他们,我顶多写写文章感叹生活不易,疫情期间,各行各业都比较萧条,所以我觉得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在这种场景下,我打开短视频看到直播带货,看到各路网红偷税漏税,我就更加感叹,我们钱难挣屎难吃,他们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所以,今年你有钱回家过年吗?反正我是没有!

不过还是那句俗话,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 于 共写了1016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