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

Menu

记造价一年

做造价这行一年多了,一直想写一篇造价的经历,如今得偿如愿了
 
我是在2017年的10月下旬转造价的,之前的时间是在做工程资料,感觉我这几年都在建筑这个行当里面摸爬滚打,用了五年时间,终于找到了方向。不过经历就是财富,眼界扩展道路,我也无悔我这几年走的路了。
 
谈起造价,如今的我经历只有一年,很多专业的东西我也不是很懂,我就简单的说说我这一年的所见所闻,所学所得。
 
我就大概从几方面讲讲我这一年的造价经历吧
 
关于软件:
目前接触到的造价软件就是广联达,我们接触的这些开发商、政府都是用的广联达软件,当然市面上不止广联达一种软件,我自己都了解到几种,例如斯维尔、鲁班、品茗、算王、神机妙算等,如今市面上主流的钢筋图形算量广联达居多,其次就是斯维尔这类。主流的安装算量就是算王,计价软件的话,因每个省份不同,各省份都有各自的定额,也都各自开发了自己的计价软件,像我们四川就是宏业计价,重庆这边计价依然用的是广联达,据我了解北方那边用广联达居多,南方这边广联达、鲁班、斯维尔都有用,其实无所谓,算量只是开始。
 
关于项目:
造价这边大概分土建与安装专业,之前找工作,安装造价很有市场,但我认定了土建,我就只做土建这个专业,如果以后有可能,我会试着学学安装造价。
 
由于我在咨询公司里面,这一年里面,大大小小的做了不少项目,不过由于我们的公司只做地产的业务,所以清单定额这方面,我学到的很少,因为这些地产公司都有自己企业的清单,他们不按照政府制定的规则走,他们有他们的规则,其实,我觉得差不多,他们的这些规则也是基于国标的清单而编制的,大致都是相同的,唯一的区别是我们不用组价,我们不用套定额,企业都给你弄好了,你只要按照他规则和程序走就行。弱项就在于定额这块,不是很熟悉,希望后面自己能多弥补这方面。
 
刚来到这公司,老板给安排了一个带我的师傅,他算是我的领路人,是我的第一个师傅,我很尊重他,他让我体会到了造价的乐趣,虽然他只教了我半年就离开了公司,但他在我的造价路上教会了我很多,我很感谢他对我的照顾,他很厉害,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其实我也很讨厌他,我讨厌他给我安排的任务,我讨厌他让我通宵工作,他总是以自己懒为理由逼我做很多我不太喜欢的工作,我只能在心中呐喊,让他不要吩咐我做太多我不喜欢的事。我也心中期待,让他吩咐我做很多事。
 
我的第一个项目是一栋一层的配电房,我就只抽钢筋,顺便也是看看我的实力,不过还好,由于我之前自学过软件,还是按时完成了,接着公司又分了个设备基础的项目,很是抽象,用软件画的想当奇特,算是见识到了。当设备基础项目完成后,公司又分了多个高层的项目,反正是不会让你闲,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在这之中,龙湖的项目做的最多,我大概做龙湖的都熬了几次夜,龙湖的项目比较赶,急着要,或许这就是咨询公司吧,如果是在施工单位的话,一年顶多也就一个项目吧,这期间都是在成都分公司做的活,我自己感觉进步还是很大,关键在于肯学,那时候并不知道我做的项目是属于什么类型,也没有了解我们的甲方爸爸,当时只会埋头苦干的一直画图。后面重庆分公司成立了就把我分配到重庆去了,感觉重庆是我的一次转折点。
 
那时候重庆公司接了融创的全过程项目,也是在那时候才知道造价的一些阶段性项目和全过程项目,全过程,也叫跟踪审计,顾名思义就是从开工到竣工我们要一直参与其中,包括其中的总包预算、分包预算以及签证变更和结算的工作我们都要做。阶段性项目就是类似二审的项目,比全过程好很多,做完就可以拿钱的项目。重庆这边公司一直想做二审的总是没机会。
 
全过程项目,第一件事就是收方,我也是第一次以甲方的身份收方,第一次收地勘和超前钻,第一次收锚杆和锚索,第一次收土方,第一次收基础,第一次收旋挖桩,第一次收围挡、收运距,这些都是我来重庆才经历,说起收方,闹了很多笑话,这里着重讲讲旋挖桩的收方,因为是第一次收桩,施工单位是把我糊弄惨了,皮尺八分尺不说还把皮尺的零刻度缠上几圈,要不是监理的提醒,我还不知道竟然还可以这么搞?当时由于赶工期的很,旋挖桩的机器一天24小时轮班搞,天天都有收方,有时候晚上都通知你来收方,由于场地是填起来的,还天天塌方,次次砼回填,当天收方当天浇筑,还是用水下砼,施工单位把我折磨的真想辞职,现在回过头来想想,都是没经验惹的祸。
 
谈起了旋挖桩,我也谈谈旋挖桩的充盈系数,重庆这边地质条件复杂,桩类基础基本都是旋挖桩和人工挖孔桩,人工挖孔桩采用的是水钻施工。我也是到了重庆才知道的这些,以前我真没经历过这些,充盈系数,主要是旋挖桩的充盈系数,是指一根桩实际灌注的混凝土方量与按桩外径计算的理论方量的系数,系数越大,方量就越大,一般系数是在1.1~1.2左右,由于当时不懂这些,还被施工单位问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在这方面,我是被施工单位牵着鼻子走了好久。
 
 
 
 
 
 
 
 
 
 
 
 
然后说说全过程的总包预算,融创的总包预算有点复杂,可以这么说,它相当于做结算,并且融创这边要求审减率控制在千分之2.6,不过几乎很少有人达到这个标准。我这一年,做了三次融创的总包预算,一次洋房,两次地下室。说起总包预算,就不得不说下重庆这边的地形,真的不愧是山城,我很怀念成都的一马平川,我真是第一次见斜着的建筑,第一次见露天桩和露天承台基础,第一次见空心楼盖。重庆这地方,真是让我学到了很多以往不能学到的东西,记得第一次做融创的总包,成都、重庆公司齐上手,我做的洋房,历史几个月时间完成,中间的过程我简直不想去回忆,真的,会死的。那段时间是我焦虑最频繁的时候,感觉快得抑郁症了。第二次总包相比于第一次总包好很多了,主要是有经验了,不过还是让人有点忐忑,因为我弄得是三层的地下室,两家施工单位,我一个人对数。并且还是有坡度的空心楼盖+人防的地下室。想起对数的场景就有点搞笑,左边一家右边一家,中间把我夹得死死的,忐忑的点是在于我没见过空心楼盖,我也没画过人防的模型。不过还好,相对于第一次,第二次就不焦虑了,两次总包预算,让我经验飞速增长,所以第三次的总包预算我心里没有产生焦虑的想法,可能就是经验的积累让我有自信面对这些,不过说起这第三次,我觉得是我做总包预算里面学到最多的一次,原因无他,就是施工单位的对数人员对我的帮助吧,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水平的人。我们是一根柱子、一根梁、一块板、一个节点一个构件的对数。在这其中,我多次不耐烦,直接想略过,但奈何施工单位一直斤斤计较,我也是仰天长喊求放过,当然话是这么说,但我觉得这是他对工作负责的一种态度吧,所以到后面我们两栋模型的量相差几乎没有。这是第三次总包给我带来的收获。
 
在重庆的一年时间里,除了三次总包预算其实还被领导安排算钢结构、算外墙,都是我之前没接触过的,面对这些陌生的东西,我总是第一时间感觉很焦虑,因为我不会,我不想做我不熟悉的工作,但是仔细想想不经历这些又怎么能成长呢?现在领导又安排了一项精装的工作让我算,心里面我却没有了因为陌生而产生的焦虑感,是自己成长了还是已经习惯了,我也不清楚,其实项目上的事也就是这些,咨询公司项目来的快去的也快,有些东西我可能忘了说,有些东西我也不方便多说。能把他写成一份经历,也算是对自己的这一年的总结。
 
关于自己
工作五个多年头了,经历了很多事,你们在成长,我也在成长,想起刚毕业那会,拼命想着人生要有质的飞跃,觉得二十几岁的人如果拥有三十几岁人的智慧和经验,人生便能少走很多弯路。想法设法的从前辈们身上汲取经验和教训,到最后发现,该走的路一寸没少走,该栽的跟头一个没少栽,才懂得人生需要各种体验,被不幸和苦难加持过的幸福,才让人觉得更为踏实。
 
 
— 于 共写了3099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